静安信息港

当前位置:

龙神修真界第二百三十八章认主极中星辰殿

2020/01/26 来源:静安信息港

导读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三十八章认主极中星辰殿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从南宫家族出来,花舞经过一番打探后,得知柳杰的家族乃是在极

龙神修真界 第二百三十八章认主极中星辰殿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从南宫家族出来,花舞经过一番打探后,得知柳杰的家族乃是在极中之地,所以花舞带着水凌志跟雪狮便赶赴极中而去。

极中之地,家族遍布,教派丛生,真是一副盛世之景。

家族中,以东方、古龙、公孙、司空等四大家族居首,其次便是诸葛、长孙、慕容、宇文、柳下(后面简称姓柳)等二流家族。

教派其中以星辰天尊创教的星辰殿为首,其次便是杂乱无章的二三流教派。不过星辰殿却从来都是独善其身,不会参与到任何一件利益的事件上,所以至今还是稳坐极中大派之位。

花舞刚一来到极中之地,便背负一捆荆条,徒步行进到城中,朝着柳族而去。

“这位兄弟,还请通报一声,柳杰好友花舞飞扬前来负荆请罪!”花舞走到柳族守门人面前,满脸诚恳的説道。

“你説你是柳杰公子的好友?”听到花舞的话,守门人也是一阵迷惑。

“兄台且看一看便可知在下所言非虚!”花舞説着便将静水剑拿出来,呈现在守卫面前。

“真是静水剑,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通报族长!”看到静水剑后,守卫这才真的慌乱。

不多久,守卫带着一个须发斑白,浑身散发着威严的长者来到大门处,来人刚看到花舞,便急忙説道:“xiǎo兄弟,你手中的静水剑可否借我一看?”

“这本就是贵族之物,此次前来便是意在物归原主。”花舞説着便将静水剑递上去。

“嗡……!”

就在柳族族长把静水剑拿在手里的那一刻,静水剑自主的发出一圈圈蓝色光波,还伴随着声声嗡鸣声。

“真是我族静水剑,看来我儿已经……!”柳族族长説着便向后退出几步,昏花的双眼中也是老泪纵横,随即整理一下心情后,看着花舞道:“xiǎo兄弟,你跟我进来,我有话问你!”

“是!”花舞説着便跟着柳族族长进入柳族族地之内。

“你是如何与我儿相识,之后又是怎样一个经历?”刚来到柳族会客大厅中,柳父便看着花舞急切的问道。

“族长莫慌,待xiǎo侄慢慢为你道来。”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xiǎo侄来到落原境内的木灵村,刚好遇到一个宗派的少宗主,在下只因救下一个孩童后,便被对方为难,柳兄抱打不平,出面与在下一起……,为救在下,柳兄便被对方的长老杀害,临终前要xiǎo侄为其报仇,时隔多年,这次xiǎo侄归来,完成柳兄的遗愿,将此宗派举教上下全部铲平!借此以慰柳兄的在天之灵。”

“今日,xiǎo侄是特意负荆请罪而来,顺便将静水剑送还贵族。”説完花舞便站起身来,面对着柳父,等着柳父的怒火。

“我儿,你怎么能就这样离开为父不管不顾呀!”听完花舞的诉説,柳父看着手中的这把静水剑,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儿子一样的痛哭道。

“族长,贵公子是因xiǎo子而身死道消,还请柳族长惩戒xiǎo子!”花舞説完便低着头不再説话。

“也罢!既然公子你已经将此宗举宗倾覆,老夫也不再多説什么,静水剑就收下啦,公子也就无需再耿耿于怀。”柳族长不愧是一族之长,稍微难过之后便收敛好心绪,看着花舞説道。

“既然如此,那xiǎo侄就告辞,日后如有需要的地方便利用此传音符录传音给在下,在下定会尽力赶来相助一臂之力。”説着花舞便朝着柳父扔出三枚花舞自练的传音符。

“道友难不成是炼器宗师亦或是炼丹宗师?”拿着花舞扔过来的传音符箓的时候,便感觉到其中的与众不同。

“宗师谈不上,只是略知一二!”花舞笑着説完后,便看着柳父道:“既已如此,今日xiǎo侄便先行离开,他日有缘再会!”

“慢走,有缘再会!”柳父也急忙站起身来抱拳回道。

“柳族长,记住xiǎo侄名为花舞飞扬,他日有需要的时候,可以传音给在下。”话音未落,花舞便消失在柳族会客大厅之中。

第二天,极中之地南边所在,星辰殿所在的山下,一个男子带着一个起着雪白狮子的孩子朝着高大的石阶一步步的向上走着。

“来者何人,尔等不知此乃星辰殿之地吗,速速离开,不予计较!”就在花舞等人刚刚来到大大的山门前,便被守卫拦住。

“道友,还望你帮通报一声,在下有事拜见贵殿长老。”看到有人拦住,花舞微笑着説道。

“你是什么人,难道想见谁就见谁吗?”听到花舞的话。对方皱眉斥道。

“道友,不要那么生硬,不能做主的我还不想见!”看到对方如此,花舞也有些怒气的説道。

“我就这样,想我星辰殿乃是极中大宗教,岂是你想见谁就见谁的吗?”看到花舞还不肯离去,守卫也有些发怒的説道。

“哈哈……!笑话!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説着花舞便将星辰令亮出来。

“星辰令?”看到花舞手中的星辰令,对方也是一下子便紧张起来,星辰殿向来有一条殿律,见令如见星辰天尊。不过瞬间守卫便反应过来,道:“此乃假冒之物,真是胆大妄为,竟然敢拿假令来充数。”

“等等,你説此物是假冒的,如果粗无不是像你所説一样,你该怎么办?”听到对方的话,花舞飞扬也微笑着説道。

“是吗?是真是假让我一看便可知道!”守卫説着便扑向花舞而去,一把抓向花舞手中的星辰令而去。

“道友如此,可是经得起事后的惩罚?”花舞一边避让着一边惬意的説道。

看着花舞两人已经动起手来,旁边一个较稳重一些的守卫也出声,道:“师弟,住手吧,至于此令的真假,想你我都不会知道的,待我去通知任长老便可知晓。

“也好,师兄你快去快回!”守卫听到自己师兄的话,停下手与花舞对峙当场。

星辰殿禁地,与星辰天尊共建星辰殿的代长老到如今只剩下寥寥三几人,守卫来到此地,满脸恭敬的抱拳礼道:“太上长老,弟子有一事前来禀告!”

好久之后才幽幽的响起一声气若蚊蝇的话:“説吧,来此所为何事?”

“禀太上长老,今日有一男子来到山门前,自称身持我教教令-----星辰令,所以弟子前来禀告太上长老,望长老出面一鉴真假。”

“喔!是吗?”好像回想什么似的,好久才想起一句,不过随即便好像换啦一个人似的,道:“什么?你再説一遍?”

“回太上长老,我教教令重现,望太上长老前去一甄真假。”

“快快,带我去!”就在守卫刚刚説完,一个身材佝偻,浑身皮包骨头,凹陷的两只老眼中也是突放精光。

“长老请!”守卫躬身作出请的姿势,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被太上长老一把抓住,瞬间出现在山门前。

“前辈,xiǎo子这厢有礼啦!”看到突然出现的老人,花舞满脸恭敬的説道。

“给我吧!”老者只是伸出手,眯着双眼看着花舞説道。

“嗯?”

“喔!此令在此!”花舞反应过来便将星辰令交到来人手中,满脸微笑的看着对方不再説话。

“哈哈……!”

“时隔多年,没想到尊者你真的一去不复归,独留此令在人间!”拿到星辰令的瞬间,原本就已有些昏花的老眼却在花舞三位年轻人面前流下眼泪。

“太上长老,此令真是我教遗失的那一枚吗?”看到自己的太上长老有如此大的反应,两位守卫也悄声问道。

“孩子,你随我来!”就在守卫刚刚问完,星辰殿的代时期的太上长老便消失在山门前,独留两位有些反应不及的守卫跟此时骑在雪狮之上的水凌志在此。

星辰殿禁地中,老长老看着花舞道:“孩子,快给我説説你是在哪里遇到尊者的?”

这件事説来话长,让xiǎo子慢慢为太上长老道来:“当初xiǎo子不行被奸人所害,丹碎道消,一直沦落颓废,之后遇到一个女子,也是因为我,身死!将其埋葬之后,就独自一人在深山老林锻炼,志在武修一道。

有一天来了两人,同邀xiǎo子与他们一起寻找星辰尊者的闭关所在之地,而xiǎo子也跟他们一起。

经过一些艰难险阻之后,终还是找到了尊者所在之地,只不过……

“额!只不过什么?”听到花舞闭而不言,太上长老忍不住追问道。

“只不过我们渠道的説话,尊者已经仙去不知多少年啦,只剩一堆枯骨于世。”花舞想到,既然星辰令已经出现在自己手中,对方也会想到已经是什么后果,便如实説出来。

“那尊者是否遗愿于世?”长老看着花舞问道。

“假若xiǎo子説出来便会被认为自行捏造,长老想知的话,亲眼看一下便可,相信长老定能够看出来此中信息非xiǎo子能力所为!”花舞説完后便将星辰幻变诀交到长老手中。

“嗯!好好好!”接过花舞递来的修炼诀,老者用那双早已昏花的老眼看了看尊者之遗愿后,便将其合上递还花舞,道:“既是尊者之意,我定当全力完成,扶持你上位不是难事,只是想我星辰历经千百年得以坐上大教之位,千百年不曾参与任何的利益纷争,你可否能够答应我,不将星辰带入任何的纷争中?”

“独善其身者终将为众矢之的,倘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若不然定叫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听到老者的话,花舞满脸平静的回道。

“好!很好,由此雄心霸气足矣,倘若你刚刚一口答应我的话,我还会有所担忧。”听到花舞的话,老者会心的笑啦,好像已经完成了一个使命般的轻松惬意。

“既然如此,老夫的时日已经无多,这叫传令在外的所有帮众全部回归,为你开光上位!将我星辰新主的消息传达修真界!”老者笑完后便再一次语气微弱的説道。

“长老,招帮众回来,没问题,但是昭告修真界一事,暂时不能!”听到老者的话,花舞急忙説道。

“这又是为何?”老者也有些不明所以。

“您想,现在星辰没有殿主,也许别人会认为是一群乌合之众,纵然声势浩大也定当不能有所作为,如果现在就宣布的话,星辰现在殿众几多,这样一来就会提早星辰成为众矢之的的可能。”

“嗯!不错,你所説有理,那便依你而言!”听到花舞的话,老者也给以肯定的回答。

“对啦,我来这里之前,无意中听到一则由天机门中流传出来的消息,这是有关正统与魔教之间的兴衰。”

“什么消息,你不妨説来听听!”老者也流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侧耳倾听。

“説是近日以来,魔教观得金星凌日,得知正统衰魔教兴,所以我想未来星辰的根基所在,望长老下令,招弟子全部回山!”

“你有何证明你所説非虚?”听到花舞的话,老者笑似非笑的看着花舞説道。

“我何必证明,我所言皆是发自内心,至于是否真有魔教行动,我也只是道听途説,正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xiǎo心驶得万年船,切莫大意失荆州!”

“也罢,我自会处理,你就先在我这里休息吧!”説完老者便不再多説。

而花舞也乐得废话。

“来人,你们准备几个人,到时候试试来者是不是修炼的星辰幻变诀,顺便吩咐几个人下去查一查花舞一族是哪里的家族。”老者在禁地闭目垂首,而星辰殿大殿之中却响起老者状若洪钟的声音。

“是!领太上长老法旨!”就这样对花舞的调查也正式展开。

水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泸州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宝鸡能治牛皮癣的医院
广西都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菏泽市妇科医院地址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