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直播特别版app免费下载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Evelyn的周末时光独游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战斗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十天,韩魏两军已经在城墙下收拢了无数波的尸体。

每到那些用军旗蒙住脸庞依旧能够流露出茫然无助的军士将一具具残缺不全如破布娃娃一般的尸体就那么拖回去的时候,站在城墙上的智军将士眼底同样也有着一抹浓浓的哀伤。

这个时候,只需要往下投石头或者是用弩箭,都可以取得不俗的战绩。然而城墙上没有一个人动手,这是一种默契,也是一种交换——城墙下的尸体里,一样有着被绝望的攻城者击杀的智军士卒,很多智军的士卒是连着武器一起被硬生生拉下了城墙,和敌人一起摔成了肉泥!

生前也许互相敌对,死后却已经纠缠在了一起,韩魏的士卒在进行埋葬尸体的时候也不会将他们分开。反正都是晋国的土地,当他们出征的时候就已经对命运有了觉悟:如果说他们战死了,家属是也不会过来寻找尸首的,顶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向着这个方向拜上一拜就算是有心了。

军官们则有所不同。战场上的命依旧分着贵贱,死最多的是底层军士,从伍长开始的军官就有着最低级的爵位,到百人将则开始勉强算是个小贵族,大多数时候只需要站在后排督促进攻,通过拼命来获取战功还用不着他们亲自动手。

这次的攻势则显疯狂,好几名百人将已经折损在了城下。在赵高他们看来,就是D级以上的剧情人物被驱使亲自发动了攻击,韩魏两军的急迫可想而知。

恐怕这些人,拿到的都是死命令!

最让人担心的却不是这个,围三缺一的战术赵高自己刚刚用过,这次对方毫无创新的再次使用了出来,甚至连空的北门都没有变换,三面斑驳的城墙只有北面没有被战火烧过,城外的沙地上也只有北门没有被鲜血浸染。

战术从来就不分新旧,只要简单有效就可以反复使用。不幸的是围三缺一就是这种战术之一,根本就无解,因为它能够直击人心底部最脆弱部分求生**!

所以无论赵高怎么宣传,到第十天的时候,第一波逃兵还是有预谋地打开了晋阳城的北门,只是在他们闪身出门的那一刹那,麦玲珑在瞬间收割了所有人的人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