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有病毒吗app

可他做过什么说过什么他很清楚,这刚刚发生没多久的事情,记得更清楚,至于洛风,给他十个胆子也不应该向他撒谎吧。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只顿了两秒钟,厉凌烨就拨通了移动通讯。

又是一分钟后,他确定了洛风的答案是正确的。

眸色半眯,透过车窗望出去,白纤纤早就没了踪影。

她没等他直接自己进去了雪菲亚。

回想了一下客服通知他的,白纤纤最后打电话给他的那个时间段,他的手机一直都在办公室。

而那个时间段,他的办公室里只出现过两个人,一个是洛风,一个是麦其娜·当。

显而易见,小女人是受了麦其娜·当的刺激才不对了的。

微微一笑,他推开车门下了车,修长笔挺的身形不疾不徐的走进雪菲亚大酒店。

白纤纤闪进了酒店大门,回头再看,厉凌烨居然还没下车。

估计他是有电话进来了吧。

Candice大摆性感的pose

不想等他,她转身就进了一楼右侧的贵宾休闲厅。

一楼左侧是餐厅,右侧有咖啡厅,茶餐厅,再就是商品售卖区。

这样高档的酒店,这里的商品从烟酒到服装,涵盖的范围算是很广了。

白纤纤对烟酒没兴趣。

女人最爱的就是衣服和化妆品,她也爱,只是从前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允许,要带孩子的她也习惯了省吃俭用,习惯了一件衣服穿几年,穿到不能穿才会丢掉。

这会子正气咻咻,反正厉凌烨也没跟上来,她直接就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先买了一个包。

浅粉色的LV包,看着有点显嫩,可她喜欢,有钱难买她喜欢。

喜欢就买。

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反正她也不会当回事。

自己开心就好。

LV包后就是一双鞋子。

高跟鞋,米色的鞋子一看就特别的有档次。

反正刷厉凌烨的卡,不买白不买。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让他心里还藏着别的女人,她就花光他的钱,使劲花。

可在连买了一双鞋一个包后,再试都不试的刷卡买了一条裙子后,她就泄气了。

这么买没用呀,还是花不光厉凌烨的钱。

他的钱,买这样的大酒店,买几百个都不成问题。

她是脑子秀逗了才会这样的浪费吗。

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提着的连试都没试的裙子,她有些后悔了。

可卡都刷了,哪里还好意思退货呢。

点了一杯咖啡,闷闷的喝着。

算起来她这都逛了有半个小时了,厉凌烨居然还没出现。

一杯咖啡一仰而尽,莫名的,她就觉得厉凌烨此时此刻很有可能是在与麦其娜·当在煲电话粥。

应该是麦其娜与他提起了青青吧。

所以,这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又点了一杯咖啡,白纤纤仿佛拿咖啡出气似的,一杯一杯的干着。

可连喝了五六杯,心情也没有好一点。

反而是越来越差了。

“服务生,再来一杯。”想喝酒了。

真的很想喝酒。

可这咖啡厅不是喝酒标配的地方。

还是再等等厉凌烨,等他打完了电话去餐厅,再喝酒吧。

到时候就点XO,就花厉凌烨的钱。

白纤纤正算计着要怎么败厉凌烨的钱呢,一道小身影打在了腿上,“妈咪,咖啡喝多了不好的。”

“宁宁……”白纤纤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惊喜的抬头看身边的小东西,真的是厉晓宁,“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厉凌烨撇撇小嘴,“妈咪为什么不在玻璃大门那迎接我呢?”

“哦哦,我……我不知道……今天回来。”

“呃,都不知道关心我,还是爹地好,我悄悄问了保安叔叔,保安叔叔说爹地在大门前足足等了我半个小时呢。”

望着小家伙笑盈盈的小脸蛋,白纤纤有一瞬间的恍惚。

所以,她在这里自怨自艾,原来全都是胡思乱想,厉凌烨根本没有接谁人的电话,只是在大门前等厉晓宁罢了。

呃,他就不会也通知一下她宁宁今天中午回来吗。

伸手搂过儿子,狠狠的在他的小脸蛋上亲了亲,然后,立码松开,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审视了好几圈,“还行,没瘦。”

“妈咪,现在还生奶奶的气吗?”听到她说还行,厉晓宁小心翼翼的问白纤纤。

白纤纤摇了摇头,“不生了。”不管怎么样,夜汐都是厉凌烨他妈,就算她现在生着厉凌烨的气,可她就是爱他呀,傻傻爱他的那种,所以,爱屋及乌,她已经不生夜汐的气了。

换成是她,要是厉晓宁长大了也娶一个生了旁的男人孩子的女人为妻,她可能也会反对吧。

将心比心,她现在不那么恨夜汐了。

当然前提是,以后夜汐不要再为难她。

“妈咪真的不生奶奶的气了?”不想,厉晓宁还认真的向她又确认了一次。

“嗯,不生了。”越看宁宁越喜欢,越看越是厉凌烨的翻版呀,她当年怎么就认定他是厉凌轩的孩子了呢,结果差点惹出一场大笑话。

现在想起,都鄙视自己。

睡男人也能睡错。

还好,错错得对。

最后的结果是美好的。

是她最想要的。

“那我要悄悄告诉妈咪,奶奶现在对我可好了,还有奶奶的家人,也都对我特别特别好呢,我收了好多好多的红包,嘿嘿嘿。”等再收多些,他要买一件大大的生日礼物送给白纤纤。

虽然妈咪还要过一阵子才过生日,可他不急。

他先物色礼物。

“那就好,宁宁有没有想妈咪?”白纤纤想象了一下夜家人对宁宁友好的画面,只要他们对宁宁好,她就满足了。

至于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她最不想在宁宁小小的心灵上写下黑暗的事情。

那于孩子来说,会留在记忆里一辈子。

“想了,可想了。”厉晓宁小身子就往白纤纤的身前一凑,然后,利落的就爬上了她的腿,坐到了她的怀里,“妈咪,怎么不跟爹地在一起呢?”

孩子这样问,白纤纤才想起一件事,“爹地呢?”宁宁都出现这半天了,居然还不见厉凌烨。